<u id="llgje"><kbd id="llgje"></kbd></u>
<b id="llgje"><address id="llgje"></address></b>

<u id="llgje"><sub id="llgje"><dl id="llgje"></dl></sub></u>

  • <source id="llgje"><menu id="llgje"></menu></source>

  • <b id="llgje"><ol id="llgje"></ol></b>

      •  联系电话:0915-3356512
      •  投稿邮箱:news@akxw.cn
       > 文旅 > 文化安康
      锻匠和屠项
      2022-06-10  来源:本站原创

      □ 旬阳 陈德智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锻匠俗称锻磨的,从事的手艺是修复石磨,打磨磨损的磨齿,以恢复石磨上下两扇的粉碎功能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这个职业在石磨时代显得比较忙碌。因为当时家家都有一合大磨,用于加工粮食,还有一合小磨用于磨制豆腐。一合磨隔上一两年就要锻一次。每个锻匠都有各自的“势力范围”,需要在一个固定区域各家之间穿梭不停,方能应付过来。锻匠的工具极其简单,就是一个刃状锤头的小锤子,外带一个装随身物品的小布包。一锤一包系在一起,像褡裢一般挂在肩上,手里拄着一个长杆旱烟袋。这便是锻匠的典型行头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锻磨是个精细活、慢工活,急不得,快不了,需要手持小锤子,按磨齿的纹路,逐齿凿深、修复。由于磨齿的走向都是弯曲的,并各自独立,呈螺旋状旋向磨盘中心的磨孔,且上下扇的磨齿,在合拢时必须相互咬实。因而锻磨手重手轻,是深是浅,靠的是长期积累的巧劲,手劲要恰到好处,一锤不慎,全盘皆输,“琢磨”一词可能说的就是锻磨这件事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我见到锻匠姜璜的时候,他五十多岁的时候,已是一位老锻匠。他一进磨坊,便稳如磐石踞于磨盘之上,手持锻锤开锻,锻声叮当,有节奏,不间断,金石相碰,错落有致,很像一曲连贯的打击乐。每当这个曲子从那家响起,人们都说:姜璜来了!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锻大小两合石磨,需要好几天时间,磨主人管吃管住外,还要给少许的工钱。但姜璜作为职业锻磨人,在粮食极度紧缺的年代,从事这个流浪式的职业,主要是为了糊口,有口饭吃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一次,姜璜巡回到我家锻磨。招待匠人,一般农家的做法是,一天两顿饭,一干一稀,早上吃稀,下午吃干。这稀的就是包谷糊粥,干的就是烧馍加菜汤。但这次不太巧,由于粮食歉收,只好顿顿节省,下午的“干”也就没有落实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一天晚上,姜璜因为一天两“稀”,加之锻磨是个气力活,到了晚上,就饿得心慌,躺在床上难以入睡,又不好意思给主家说。勉强迷糊到半夜,还是心慌得很,于是便悄悄起床,点灯,到了厨房,从面缸里舀了面,和面,生火,烙了一块不大的烧馍。半块烧馍下肚,姜璜才止住了心慌,心平气和,款款入睡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第二天,姜璜起了一个大早,主动告诉父母,说自己饿极了,半夜烧了一块馍馍,没舍得吃完,还剩下半块在那里放着。父母连忙致歉,说实在不好意思,没有管好饭,亏待了匠人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姜璜特意留下的这半块烧馍,当日便成了我们几个小孩子的美食。姜璜烧的馍,味道明显好于母亲平常做的。母亲品尝后问姜璜原因,姜璜说,他在揉面时,在里面加了几滴香油,故而烧出的馍馍又香又酥。没想到姜璜还是美食家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姜璜饿得半夜起床烧馍的事,被传了许多年。姜璜烧馍加香油的技巧,现在还不时为我所用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屠项,就是屠夫,身怀杀猪的技艺。俗称“屠项”,很是生动,因为屠夫杀猪,首要的是用刀捅猪的脖颈处,使其一刀毙命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屠项的随身工具箱是一只竹编的大手提篮子,俗称笼子。外加一条钢制的大“捅杖”。笼子里装有一把长长的放血刀,一把稍厚的砍骨刀,几把刮毛割肉的柳叶小刀,几个剔毛的铁夹子,两副叮当作响、挂猪用的大铁钩子,还有几个来自火山石、可以漂浮于水面的“浮石”,这是用来蜕猪毛的。钢制的大捅杖,长及七八尺,杖头如圆豆,杖尾有小圆环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这便是屠项的全套家当。这个重量不轻的笼子,屠项不会自己动手,通常是谁家杀猪,就要派一人去请屠项,捅杖和杀猪笼子由请人者扛在肩上,屠项潇洒地跟随其后。久之,“请屠项”就成了要杀猪的代名词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猪被几个壮汉拉扯摁倒固定于案上后,屠项用长长的放血刀,从猪的脖颈处横插而入,让刀尖直抵猪的心脏,猪血便喷涌而出,接于案头的血盆之中。随即,失去生命的猪被抬起,放入旁边装有开水的大木梢中,所谓“死猪不怕开水烫”说的就是这个场景。屠项及帮手抓住猪的四蹄,一阵乱摇乱摆,死猪的周身已被开水浸透,几个人手持浮石,一阵乱杵,猪毛便纷纷掉落,白白的猪皮面积越来越大,直至变成通体雪白的“裸猪”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把“裸猪”抬出,让其横卧于木梢口的大木案上,在猪的两条后腿脚踝处,用小刀开一斜拉式小口子,插入捅杖,沿着猪的皮下,逐部位撑开皮与肉的连络,边捅边用嘴向里吹气。这个吹气活需要几个壮汉轮流上阵才能完成。好大一会儿,整个猪便鼓起胖了起来。然后,刀子、浮石、夹子并用,剔除猪身各处细毛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清理完外皮,就用大铁钩把整猪倒立吊起,开始开膛破肚,清理肠肝肚细,卸头,把猪一劈两半。最后,顺着骨肋,把肉砍切成一个个“礼吊子”。其中,脖颈处的肉要完整割一圈,俗称“项圈”。这项圈是屠项应得的杀猪谢礼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整猪拆卸完毕,把猪头、项圈、礼吊逐块过秤,用“肉码子”符号标上斤两,用棕叶系着,挂于堂屋楼椠之上。至此,屠项的工序全部完成,接下来便是吃肉喝酒了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酒足饭饱,屠项以捅杖为扁担,肉在前,工具笼子在后,武士般凯旋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强子就是这样一位屠项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强子面色黧黑,黑里透红,周身有着屠夫特有的“油气”,也有长期杀生所形成的“杀气”。脸和手似乎有老褪不去的油腻,身上的衣服也始终给人腻乎乎的感觉。强子是一个典型的屠项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强子喜欢喝浓茶,就是茶叶快要到杯顶的那种浓度。并且一旦茶喝淡了就要马上原样冲泡。只是这种豪饮的机会不多,只在他给人家杀猪,或是偶尔客串“过事”厨师时才有此待遇。倘若他在家天天这样消耗茶叶,专门配备一个茶园也供应不及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强子也喜欢喝酒,一上酒席就控制不了自己,几杯下去,就兴奋起来,豪气义气满胸,胸膛拍得啪啪响,酒盅子蹲得铿锵有力,同桌都怕他犯了杀猪的脾气,只好顺着他的意思一阵海喝。一次,强子在一家喝酒至深夜,中途内急,摸黑出门,站在院坝边沿小解,不想一脚踩空,一个跟头翻到了坎下的猪圈里,搞得头破血流,在家里趸了两个月。屠项在猪圈出事,好像是“二师兄”在故意捉弄他,向他索命。从此,强子就再没力气杀猪了。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强子一生不愁没有肉吃。但长期吃,吃多了肯定有坏处。年龄交到中年不久,强子便得了脑血管梗塞,慢慢走不了路,下不了床。过了几年,强子就死了。 VfA安康新闻网

      (责编:殷婷)
      四虎4hu最新地址